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失序社會的唯一生存之道 - 以暴制暴


精銳部隊

看完精銳部隊心情很沉重,里約熱內盧的地標耶穌像居高臨下,祂怎麼能夠冷眼觀山坡上密密麻麻的貧民窟和濱海豪華別墅僅是一線之隔,這種極端的反差正是電影的背景.

巴西的嘉年華會,熱情森巴,都如夢幻泡影.電影鏡頭帶我們進入這個全世界最危險的城市,橫行的毒販,腐敗的警察,在 NGO 幫助窮人的大學生,層層交織,我們見識了一個沒有黑白的社會,有的僅存灰色的地帶.

僅管導演 Jose Padiha 還有心情開玩笑,無能的警察把屍體搬來搬去以推卸責任,每個警長都有自己的拖吊車和畫好的地盤,誰也別想撈過界,這一切的荒謬,透過 BOPE - 精銳部隊,瀕臨崩潰的小隊長 Nascimento 娓娓道來.

在他的眼中,警察是混蛋, NGO 是以合法掩護非法,大學生是吸毒也販毒的雙面人,唯有經過不合理訓練出來的 BOPE 成員才可以先斬後奏,其實這種以暴制暴的行徑,把巴西毒品氾濫的問題簡單化,也把目無法紀的行動合理化.

因為是根據真人實事所改編的劇本,所以很有說服力,小隊長和兩名菜鳥隊員的三條軸線相互交疊,張力步步堆高,貧民窟裡的巷戰,有一種原始熱帶雨林的能量,讓人喘不過氣來.這支精銳部隊其實是缺乏程序正義,惡名昭彰的組織.

1997 年因為教宗的即將來訪,肅清貧民窟成為名正言順的行動.我不在乎手持散彈槍的 Matias 到底有沒有打爛毒梟的頭臉,替同袍報仇,我只知道這個販毒,洗錢,警察,政客所交織的綿密大網,精銳部隊一時半刻還是鏟除不了的.

2011年12月10日 星期六

King of the Road?


阿拉斯加之死

我和阿拉斯加人一樣,很憤怒 !為什麼 Christopher McCandless 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父母家人? 如此地不告而別是為了懲罰父母嗎 ? 不必談到中國儒家的孝道 : 父母在,不遠遊.唸到大學畢業,他連最起碼的感恩都沒有,他的父母雖然不是完美的人,但也不應該這樣地被對待, Chris 的行為是自私的.

我還記得旅居溫哥華期間,曾經幾次想在自家後院的草皮上睡午覺,但是真的沒辦法安下心來,我想到上個禮拜闖進來的鹿,還有鄰居看到熊出沒的事,我對大自然充滿敬畏.可是西方人想要擁抱自然,征服自然.

但是 Chris 的行動卻是連常識都不足的愚蠢,就算給你獵到一頭可以吃上半年的鹿,你也沒有能力像原住民一樣將肉保存下來,因為文明讓人類失去了很多本能,所以他最後是餓死 ? 吃到有毒的植物 ? 還是一心求死 ? 已經不重要了 !

我比較好奇的是,一路上他遇到很多好人,幫助他,給他溫暖,也勸過他回頭,尤其是老牌演員 Hal Holbrook 所飾演的孤獨老人 Ron ,他最後提出想要領養 Chris 的那一段戲,真是讓人動容.

為什麼非要當一名 super-tramp ? 既然挺進阿拉斯加曠野的心意是如此堅決 ? 為什麼如此魯莽,欠缺準備 ? 一個年輕有為的生命這樣算是死得其所嗎 ? 我真的不能同意 ?

編導 Sean Penn 根據 Chris 所留下來 113 天的日記拍出一部很有質感的電影.我喜歡 Eddie Vedder 的音樂,還有片中所有參與演出的配角. Emile Hirsch 最後只剩下皮包骨,三十幾公斤,實在是一次z非常敬業的演出.

2011年12月5日 星期一

madeo ? mother ? murder ?


非常母親

看完這部電影我怎麼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我的身邊也有位非常母親和非常兒子,旁人真的很難理解,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母愛,這種糾纏與折磨,只能等待其中一人的生命走到盡頭,方可結束.

就像戲裡的母親告訴智障的兒子 : 如果有人罵你低能兒的時候,要立刻反擊,換句話說,年輕女孩的生命間接是被母親奪走的.母愛力量之大,讓鄉下草藥舖的單親媽媽化身為自力救濟的福爾摩斯,甚至是義無反顧的冷血殺手.

電影片頭隨著音樂起舞的母親,其臉部特寫,心酸絕望,哭笑難分.電影結束前,母親在大腿內側扎了一針後,拋去所有痛苦的回憶,在如詩境般的逆光下,隨著遊覽車裡的其他母親一起唱歌跳舞.

相同的音樂再度響起,我們這次只見母親模糊的身影,卻不見臉上的表情,只留下百感交集的觀眾,對這段曖昧變態的母子關係由同情擔心,到瞠目結舌,不禁讓人想問,人類瘋狂和理性的界線到底在那裡 ?

金惠子的演技出神入化,就算是演個傻子的元彬,還是難掩其俊秀的臉龐.導演奉俊昊在驚悚懸疑之餘,仍不忘幽默,挖苦韓國警方的草率結案,批判律師的貪財無義,電影編導調度一流,讓人不得不佩服南韓電影的驚人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