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2日 星期日

揭下面紗不如傳言中神勇的 Carlos the Jackal

卡洛斯

花了三天才看完迷你影集 - Carlos .這部由張曼玉的前夫,法國導演 Olivier Assayas 所執導的三部曲,以活躍於 70 到 80 年代,委內瑞拉籍,有國際恐怖份子教父之稱的 Carlos 為主軸.

從他的崛起,幹下驚天動地,維也納 OPEC 部長會議綁架慘案說起,直到冷戰結束,國際局勢丕變以後,落得無家可歸,被穆斯林盟友出賣,送回法國受審,至今仍在大牢裡.

因為冷戰時期兩大陣營之間的矛盾,以巴衝突,讓 Carlos 所領導的恐怖組織,外加日本赤軍聯,  PFLP ,徳國極左組織 Revolutionary Cells ,有活動的舞台和利用價值.

他遊走在歐洲和中東各國,軍火,金錢,美人,醇酒,還有國家情報機構合法掩護非法,讓 Carlos 好像一團謎,就像劇中得獎增胖的男主角 Edgar Ramirez 所形容的 : 一個野獸,夢想家,理想主義者,冷血殺手的複雜人物.

的確,在戲中的 Carlos 真的不怕死,就是這種爛命一條的瘋狂,讓人不寒而慄.他批評自己的妻子在生了女兒之後,從一名革命者變回小資女人.沒想到形勢比人強,擅於利用敵對國之間嫌隙的恐怖份子頭頭,最後也因此成為無主的傭兵,燙手山芋,淪落到藏身蘇丹,深受睪丸炎之苦,冥冥中,這似乎也是男性雄風衰落的象徵.

Carlos 曾僱請律師阻止此片上映,因為他還有待審的案件.我欣賞 Assayas 的導演風格,這種持平中立,穿插紀錄新聞片段的手法,讓我一會兒恨 Carlos 的冷血無情,一下子又被他那反帝國資本主義的浪漫情懷所打動.

導演的一席話可以為這部半自傳的影片下個最好的註腳 : I felt it was the fate of one man,in certain way,the story of one generation,plus a meditation on time,history,fate and issues more universal than the specific history of Carlos.

2012年7月8日 星期日

跨越千年的三個故事


真愛永恆

這是一部科幻愛情片,時空交錯,眼花撩亂,但是美麗的攝影特效,強而有力的編導,讓人很難忘懷.我深信哈佛名校出身的導演 Darren Aronofsky 一定對佛教教義有所涉獵,不然這部錯綜交會的人生三部曲,把人的前世,今生,來世,把佛法中的諸法無我,諸行無常,涅槃寂靜,拍得如此感人,充滿東方禪學的意境.

這是澳洲演員 Hugh Jackman 最精彩的一次演出,感情收放自如,一人分飾三角,他自己也曾說過,這部片子是一次艱難的挑戰.過去式的 Tommy Creo 是 16 世紀西班牙的探險家,征服者,遠赴南美叢林深處尋找永生樹,希望以此解救處境汲汲可危的女王 Isabel ,這代表人類的野心與私慾.

Tommas Verde 是一位潛心研究工作的醫生,希望從罕見植物當中找到治療腫瘤的物質,以解救罹患癌症的愛妻 Izzi ,最後功敗垂成,妻子交代由他來完成自己尚未寫完小說的最末一章. 

Tommy 是未來式中的太空旅行者,他在有如氣球狀的空間裡,和一棵千年古樹航向即將毀滅的星球,尋找永生的可能性.千年就在一瞬之間,只有毀滅才有重生,這一切思辯,除了反應人類面對死亡的恐懼,對生命的渴望之外,也揭示唯有愛才能放下,才能繼續向前.

古今東西,有多少人類在追求永生,只是若能永生,我們還算是人類嗎 ? Rachel Weisz 飾演女王 Isabel 和可愛的作家妻子 Izzi , 她早已放下死亡,長眠在廣闊的農場一隅,只有當 Tommas 甘心把一顆種子種下時,她才算是真正地 rest in peac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