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

同棲生活的悲歌

小偷家族

這張照片裡的每個人都笑得好開心,跪坐著的是柴田奶奶,他身旁是小女兒亞紀,另外四人是兒子勝太和妻子布子,還有一對孫子與孫女祥太與樹里.六口之家,三代同堂,是嗎? 不是的,這些是由獨居老人,無業遊民,殺夫罪犯,逃家少女,家暴受虐兒等邊緣人所組成的多元家庭.老奶奶的家如果用空拍機鳥瞰,這間違建的日式平房被高樓環繞,顯得格格不入不合時宜,就像這六個孤單的靈魂彼此取暖,卻也心懷鬼胎,因為他們的生存方式遊走在犯罪邊緣.

這間是柴田奶奶的房子,她的丈夫拋棄她另組家庭,亞紀其實是她丈夫的孫女,勉強算是和她有點關係,除了微薄的老人年金之外,老奶奶每年會在丈夫忌日那天去拜訪丈夫兒子的家庭,索取三萬元的費用,長達十五年,因為丈夫的兒子總覺得自己的母親當年搶了奶奶的老公.亞紀在制服店上班,父母卻謊稱她去留學.勝太是工地臨時工,布子在洗衣店工作,這兩份薪水不足以養活家人,祥太失學在家,有時和勝太一起去商店偷些食物和日用品.

布子殺了老公之後,和當年的外遇對象勝太隱藏在老奶奶家,因為她不能生育,所以趁著祥太父母打柏青哥時,把小孩抱走.樹里是住在附近的受虐兒,面黃肌瘦,與其說是收留,其實是窩藏,離譜得是女孩的父母也沒有積極尋找,於是樹里開始和祥太一起去偷東西,平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雜貨店老闆對祥太說,不要讓妹妹再做這樣的事,老奶奶去世後年金照常有人領,祥太一夕之間長大覺醒,報警舉發,這個畸形的小偷家族因此分崩離析.

我一向喜歡是枝裕和的電影,他擅長用委婉悲憫的手法探討尖銳的社會議題,關心底層民眾.表面上一家人吃著火鍋,剪腳指甲,相互取暖,同遊海水浴場等生活瑣事,層層鋪墊,就算用 " 聽著 " 隅田川煙花大會也看似幸福的,殊不知單純美好的日子正如煙花般轉瞬即逝,因為這個不法之家藏著悖德,悖理,違法的行為,生存下去沒有那麼簡單.得到坎城金獅殊榮的大片,卻不如以往那麼感動我,可能我身為母親,深知為人母的極限,我不能接受把自私任性,甚至殘暴卑鄙作為理由,指責別人的父母不稱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