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30日 星期四

一個故事各自表述

緝狂公路

第八十九屆奧斯卡典禮的最高潮,是頒發最佳影片時所發生的烏龍事件,當時在台上的嘉賓就是當年飾演鴛鴦大盜 Bonnie and Clyde 的華倫比提和費唐納薇,那一刻我的心著實酸了一下,歲月真是殘酷無情.當年穿著合身鉛筆長裙,頭戴貝雷帽,手持衝鋒槍的 Bonnie, 儘管成了亡命之徒,她的穿著打扮竟然成為一種時尚風潮,吸引許多女性追捧.帥氣的 Clyde 更不用說,根本就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最佳詮釋,甚至還被人稱為美國經濟恐慌時代的俠盜羅賓漢.其實這個誇張浪漫的社會事件背著九條執法人員的性命.

Netflix 從另一個角度把 Bonnie and Clyde 拍成了 The Highwaymen, 根據真人實事編寫劇本,兩位緝兇的德州騎警,曾經驍勇善戰,如今老驥伏櫪,周旋在聯邦調查局,媒體,與州警之間,憑著經驗直覺與老派的辦案技巧,克服體力上的衰退,雖然沒有胡佛手下的竊聽裝置或是指紋鑑定,也不放過任何一個小細節,智勇雙全,不負州長的重托,不但當場擊斃這對鴛鴦大盜,遭到解散的德州騎警也因此重新擦亮招牌. Bonnie and Clyde 在片中成為背景,幾乎沒有正面出現,這是導演 John Lee Hancock 的精心設計.

凱文科斯納 (Frank Hamer) 與伍迪哈里遜 (Maney Gault) 都是硬底子演員,這兩個老搭檔個性互補,際遇迥異,整個緝兇的過程也可視為公路電影的類型,著墨不深,有點可惜.為什麼生活餘裕的 Frank 要拼著老命死磕到底,因為他無法接受冷血殺手被盲目的群眾像明星般追捧的荒唐.自認為是魯蛇的 Maney 想要堵上生涯的最後一把,沒想到因為 Bonnie 的身形嬌小和女性身份,讓他差一點過不了道德一關,直到親眼見到邊界州警被擊斃,才相信這對鴛鴦大盜已經喪心命狂,罪無可逭.

一個家喻戶曉的傳奇故事,竟然可以因為角度的不同而拍出兩部截然的電影. 1967 年亞瑟潘的 " 我倆沒有明天 ", 瀰漫著一股法國新浪潮的美學風格,他在電影裡面影射美國銀行的為富不仁,美軍深陷越戰泥沼的焦慮,叫好又叫座.我記得自己的觀影經驗是完全把它當成一部浪漫的愛情電影,那些子彈好像假的,鮮血也不真實. Neflix 的 " The Highwaymem " 從執法人員緝兇的角度出發,平鋪直敘,真實樸素,雖然 John Lee Hancock 的才華無法和大導演亞瑟潘相比,編劇也顯得拖泥帶水,不過經過半個世紀之久,群眾盲目崇拜這一點卻似乎未曾改變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