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日 星期日

蜉蝣和櫻花

當櫻花盛開

如果只剩一天可以活,你一定會想讓生命恣意徘徊,直到生命盡頭,像櫻花盛開一樣,短暫卻燦爛.但是我們多數人總是活在無可迴避的框架和困境裡,有時力不從心,有時無奈悲愴.我的好朋友介紹我看這部德國電影,她說她每次看都是狂哭收場.雖然導演受到小津安二郎 - 東京物語的啟發,但是表達的方式更為犀利,探討的主題更加多元.妻子杜莉醉心的日本文化,其實因為有距離,看起來特別美.魯迪踏上妻子未竟的旅程,讓我們看到表面富庶卻內心貧乏的日本人.同志女兒的愛人,井之頭公園裡跳著舞踏的遊民女孩,好像比自己的親生兒女還要體貼孝順,這是不是也是因為相處有距離,才能減少衝突,對遲幕老人更有耐心?魯迪對妻子的深深思念,讓他穿上杜莉的衣裙,和少女小優同行,去妻子一心嚮往的富士山朝聖,這個自我解放的舉動,兒女們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理解,最後透過舞踏,魯迪和杜莉重逢又重疊,他應該完全不會後悔離開巴伐利亞平靜的小鎮生活,來到這個遙遠,讓人不知所措,騷動混亂的東京大都會,完成妻子的夢想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