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8日 星期四

奇蹟似的 1954 年世界盃足球賽


愛的十二碼

二戰結束之後的戰敗德國,國家一分為二.西德的一個採礦小鎮 Essen , 居民窮困,沮喪,恐懼,沒有未來,天空永遠是灰暗的,它宛如大多數戰後德國人的縮影,經濟蕭條,民族自信盪到谷底.

Mathias 是家中的老么,堅強的母親經營一家小酒館,姐姐在店裡幫忙,哥哥是熱愛音樂的憤青,球技高超的 Ralm 是 Essen 小鎮之光,也是十一歲男孩心目中的英雄,他獲選參加國家代表隊,將要去瑞士首都角逐世界盃足球賽.

有一天,被蘇聯俘虜,在西伯利亞挨餓勞改長達 11 年的父親突然返家,身心受創的老爸看誰都不順眼,貧窮卻和樂的家庭好像來了一個格格不入的外人,看在為國犧牲的軍人老爸眼裡,大兒子嫌棄納粹老爸,竟然投奔去東德,加入共產黨,女兒和曾經是敵對國的英國軍人打情罵俏,真是情何以堪 !

這個家庭眼看就要分崩離析了 ! 畫面轉到阿爾卑斯山下風光明媚的 Bern ,電影好像一下子從黑白換成彩色的.這支由西德各地選出來的雜牌軍,究竟能不能擊敗所向無敵的匈牙利代表隊 ?

這場 1954 年的世足賽,攸關德國人能否重拾民族自尊 ? 瀕臨破碎的家庭能否修補 ? 飽受戰爭摧殘的父親身心能否逐漸復原 ? 德國人此時最需要的就是奇蹟.

2012年6月5日 星期二

燃燒青春的自行車苦行之旅


轉山

邊看轉山,我的腦海中浮現的是自己 2008 年的一趟香格里拉之行.中甸那一片淺紫色的山杜鵑美得令人屏息,原來藏式住宅的一樓是給牲畜住的,實在吃不慣酥油茶和青稞粘粑,在獨克宗古城四方街邊上經營小酒館的年輕夫妻,一心想離開山區,另謀出路.

山丘上的巨型轉經筒,很難不心懷虔敬.熱心的餐館老闆堅持不賣我們青稞酒,怕會有危險的高原反應.一直猶豫到底要不要再往德欽走 ? 飄洋過海在中甸開民宿的新加坡人說 : 看不看得到梅里雪山全靠緣份 !

川哥對著雪山吹哨子叫起床的一段,令人莞爾.當然我們的年紀和張書豪的青春不能相比,旅遊方式和自行車的苦行更是差得很遠,但這趟旅行雖不能說是脫胎換骨,自己也成長不少.看到那樣的大山大水,誰都覺得渺小卑微.

張書豪為了死去的哥哥完成遺願,義無反顧踏上 " 找死 " 的旅程.人與人之間一切都是緣份,從川哥,藏族小男孩,到轉山虔誠的女孩,書豪能從麗江騎到拉薩,完成 2000 公里的壯遊,都是受到這些人的鼓勵,從此應該覺得天下無難事了吧 ?!

死去的哥哥化身為雪地裡的獨角獸,給弟弟加油打氣,畫面好美 ! 感人 ! 這恐怕是書豪能騎完全程的最後動力.

和陳懷恩的練習曲一樣,都是單身男孩完成心願,尋找自我的旅程,一部輕盈,一部沉重,秀麗的台灣風光,壯美的滇藏公路,盡收眼底.青春真好,青春就是要這樣用來揮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