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6日 星期四

水晶熊獎讓永利街免於拆除的命運嗎?

歲月神偷

水晶熊獎是柏林影展中由青少年組成的評審團選出來的,由八歲小朋友說故事給我們聽的歲月神偷,果然得到兒童的青睞.看完電影我心中有些疑問,為什麼罹患血癌的哥哥要去北京求醫?當時香港的醫療水準肯定高過大陸,除非是看中醫或是民俗療法.哥哥去世以後,住在深水步唐樓的皮鞋店家庭,已經為了醫療費用把結婚戒子都典當了,怎麼還有能力負擔這麼一個西式葬禮和漂亮的墓園?父親過世以後,弟弟還是進了有錢人才唸得起的 DBS 貴族男校 ,那來的錢?導演好像透過電影感嘆一代不如一代,以前的人比較能吃苦.我的好朋友 Ben 和 Ada ,夫妻都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他們和導演一樣是戰後嬰兒潮世代,當時就只有港大和中大兩所大學,進大學就是前途的保證,不愁畢業沒有工作,可是整個社會結構和經濟形態完全改變了,競爭加劇,美好單純的日子一去不復返.電影裡面那一種緬懷英國殖民時代的精英主義,有點像老一輩台灣人懷念日治時期,因為嚴刑峻法而帶來的良好治安假象,或是為了掏空台灣資源所做的各項建設.煽情摧淚,勵志說教,兩相比較,我喜歡許鞍華平實感人的 " 天水圍的日與夜 "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