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8日 星期五

山田洋次向市川崑致敬

春之櫻 - 吟子和他的弟弟

如果家庭裡出了一個反斗星或是 black sheep 那該怎麼辦?怕他在重要的時刻出醜?擔心他下半輩子無法生活?視弟弟如己出的吟子那種割捨不掉的,長姐如母似的親情羈絆,相信很多人感同身受.吉永小白合演技自然,她還是如我小時候最喜歡的那種月曆上穿著和服,站在金閣寺前的日本仕女一樣優雅美麗.電影沒有太多高潮起伏,不擅情也不摧淚,透過宮川一夫的攝影,拍出季節分明的寒暑晴雨,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下去.鐵郎這一點倒是說得對,姐弟倆都有點寂寞.老舊社區裡的小藥房,已經被連鎖藥局擠壓得快要沒有生存空間,吟子還得肩負照顧同住失智婆婆的重擔,憂心女兒的婚姻幸福,幸好堅強的個性,鄰里的互助,支撐著她生活下去.濃濃的人情味,對小人物的關懷一直是老導演山口洋次最擅長描繪的.我的婆婆對待已屆中年,一無是處的兒子,就是以 " 相欠債 " 的因果輪迴自我安慰,無形的絲帶緊緊地繫在他們兩人的手上,永遠也拿不下來,我雖然同情她,鄙視他,但也無能為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