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5日 星期三

日本兵角川為什麼要自殺?


南京!南京!

黑白影像,手提攝影,弱化血腥暴力,導演陸川的敘事手法是對侵略者最有力的控訴.以一位日本軍人角川的視野看待南京一這段不勘回首,慘絕人寰的歷史.

從一進城就遭到中國殘兵的頑強抵抗,以命相博,對原本是純樸老師的角川而言,無疑是一次震撼教育,他誤殺一櫃子的中國年輕女子,目睹同袍濫殺平民,強姦婦女,摔死幼兒的暴行,機關槍掃射,活埋,火燒,一望無際的屍山血海,只要是人,都覺得背脊發涼.

角川的第一次給了奄奄一息的慰安婦,所以像母親又似情人的百合子之死,讓角川頓失心靈依靠.日軍在猶如廢墟的南京城替戰友超渡招魂,鼓聲,吶喊聲,配合著舞步,顯得莊重嚴肅,但是慰安婦裸裎的屍體,如牲畜一般地被扔上板車載走時,日本兵視若無睹,依舊談笑風生,只有侵略者的命才是命嗎 ?

這場戰爭將人性扭曲至此.勇敢的姜老師雖然換了幾次頭巾救人,最後還是被識破,角川一槍打在她身上時,其實已經超越了一個凡人所能承受壓力的極限,他最後放掉小豆子和另一名男子然後舉槍自盡,就是一種自我解脫,因為無論殺人還是被殺,活著絕對比死更為痛苦.

片尾的一張張黑白定格照片,雖然讓人憤怒沉痛,但也只有掘起強大的中國,才有能力冷靜地面對這段浩劫,不論日本人如何懦弱醜陋,甚至無恥地竄改歷史,就讓影像自己說話吧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