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5日 星期一

madeo ? mother ? murder ?


非常母親

看完這部電影我怎麼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我的身邊也有位非常母親和非常兒子,旁人真的很難理解,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母愛,這種糾纏與折磨,只能等待其中一人的生命走到盡頭,方可結束.

就像戲裡的母親告訴智障的兒子 : 如果有人罵你低能兒的時候,要立刻反擊,換句話說,年輕女孩的生命間接是被母親奪走的.母愛力量之大,讓鄉下草藥舖的單親媽媽化身為自力救濟的福爾摩斯,甚至是義無反顧的冷血殺手.

電影片頭隨著音樂起舞的母親,其臉部特寫,心酸絕望,哭笑難分.電影結束前,母親在大腿內側扎了一針後,拋去所有痛苦的回憶,在如詩境般的逆光下,隨著遊覽車裡的其他母親一起唱歌跳舞.

相同的音樂再度響起,我們這次只見母親模糊的身影,卻不見臉上的表情,只留下百感交集的觀眾,對這段曖昧變態的母子關係由同情擔心,到瞠目結舌,不禁讓人想問,人類瘋狂和理性的界線到底在那裡 ?

金惠子的演技出神入化,就算是演個傻子的元彬,還是難掩其俊秀的臉龐.導演奉俊昊在驚悚懸疑之餘,仍不忘幽默,挖苦韓國警方的草率結案,批判律師的貪財無義,電影編導調度一流,讓人不得不佩服南韓電影的驚人實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